科创板五人谈

2019-02-12阅读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212/cc73072f35d247289be8bf24b8641b11.jpeg

文/本报记者 崔吕萍 2019-02-12期05版

要来的终究会来。中国证监会于1月30日发布《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在科创板试点注册制,上海证券交易所负责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中国证监会负责科创板股票发行注册。

试点注册制,明晰监管分工,再结合这份《意见》对于科创板游戏规则的描述,这一切都让关注它的人感到兴奋。毕竟,中国经济体量已排行全球第二,而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速度,一直处于追赶状态,科创板企业因其定位,代表了中国经济的未来,让这些企业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获得资金支持,是件很赞的事。

科创板上市公司行业定位明确,符合国家战略,掌握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包括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新材料、新能源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传统的产能行业、金融、房地产行业,只应用了新技术,如无人机送外卖企业,或者一些水分和噱头过大的企业如区块链相关公司等,都无法在科创板上市。

不仅对“上板”企业有要求,出于投资者保护,科创板对投资者也设定了门槛,资金门槛是50万元以上,股龄是2年以上。换句话说,“入门级小散”对科创板只能暂时观望了解,等摸清门路再参与也不迟。

当然,除了试点注册制,科创板带给资本市场的重要变化还体现在上市5日内不设涨跌停限制,后者被老股民视为重大机会,但个中风险也不小。

对于科创板,业界人士建议,科创板要瞄准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航空航天、新能源汽车等关键重点领域,让那些具有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独角兽”“隐形冠军”企业真正脱颖而出。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5位来自不同观察角度的业内人士,围绕科创板谈了他们的看法和建议。

■■■全国政协常委张连起: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还将提速

记者:您如何看待科创板相关政策出台的意义?

张连起:随着科创板的即将落地,中国释放经济新动能、扶持创新驱动的目标彰显,措施更加有力、影响更为深远。在对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外应对经贸摩擦的条件下,资本市场练好内功、夯实可持续发展的制度基础尤为重要。科创板的持续推进,例如注册制、取消上市首日涨跌幅限制、为企业减税降费等实招为市场所期待,科创板的迅速推进,说明决策层在推进改革、扩大开放的决心和定力。在经济增速下行、全球各大经济体发展受限的背景下,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比如深化活化新三板市场等措施会加快出台。

科创板是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是落实创新驱动和科技强国,支持上海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一个重大举措,也是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安排。而在科创板率先试点注册制,这是进行资本市场增量改革,对于市场参与各方意义格外不同。但注册制的试点并不意味着降低门槛,交易所会根据市场的状况以及市场的承受能力来决定新股发行的数量,而不会出现大量的企业集中上市,从而对市场造成比较大的冲击。在国外成熟市场,注册制属于比较成熟的新股发行方式,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来进行新股的定价和发行,更能够体现上市公司本身的投资价值,同时有利于引导投资者进行价值投资。

■■■全国政协委员肖钢:调整优化金融体系结构

记者:科创板现在挺受关注,大家希望由此能优化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格局,您怎么看?

肖钢:未来多层次资本市场还要加快,比如,创业板改革、新三板改革、网络众筹等。

记者:您觉得眼下中国金融业最该关注的是什么?

肖钢:以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为抓手,调整优化金融体系结构。

■■■全国政协委员阎峰:鼓励诚信企业登陆科创板

记者:科创板对中国未来经济具有引领性,这些企业在资本市场融资,您觉得最能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阎峰:主要是解决融资难和企业规范发展的问题。具有成长潜力的科技型、创新型特征的中小企业的发展急需资金支持,科创板设立的目的在于帮助这些符合条件的科技企业走向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并通过加大辅导、孵化、融资等支持,来提升高新技术企业或符合条件的科技企业整体挂牌上市,达到融资和规范发展的目标。

记者:对于投资者而言,应该以怎样的姿态关注这个板块?

阎峰:投资者要用长周期的投资思维进行分析投资。

记者:您认为对于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我们最该关注的进度是哪个方面?

阎峰:注册制是关键。

记者:注册制在中国股市推行,您最担心什么?

阎峰:企业家的诚信。只有诚信企业上市,才能使股票市场成为投资市场。而这种诚信也是需要标尺来“测量”的。加快建设有效的社会信用体系,为授信活动提供作为信用风险管理“预警机”和“精确制导武器”工具,是完成三大攻坚首要任务、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化解金融风险的治本之举。

■■■中科院信息工程所研究员贾晓启:除了钱,科创企业还需要政策

记者:您和圈内朋友们讨论过科创板的事吗?他们怎么说?

贾晓启:科研人员和创业的朋友都深受鼓舞,觉得国家越来越重视引导科技创新,机会也越来越好了。最近的这些政策确实很好。

记者:有些人觉得,科技型企业以后融资问题解决了,这些企业本来就是需要大量的资金,这回可好了。您是科学家,又是局内人,您觉得科创企业现在最需要的帮助,除了钱,还有什么?

贾晓启:还需要政策,比如很多地方招标,有很多企业规模、成立年限等要求,科创企业有时候很难满足这些要求。还有和高校合作时,企业更希望和老师深度合作,但有些高校政策不是很符合现在国家的要求,对老师限制比较多,还不能很好地提高老师积极性。

■■■国研中心企业所副研究员周健奇:企业选对发展的路径很重要

记者:科创板来了,是否意味着所有符合条件的企业都可以走这条融资路呢?

周健奇:现在很多企业对未来的路径并不清晰,我经常能遇到处于迷茫状态的企业管理者提问有关发展路径的问题。这与整个宏观经济从规模效率向质量效益转型的趋势是一致的。发展路径属于战略层面,包括企业的愿景、产品/服务的再定位、商业模式、重要举措等。

选对路径是需要功底的。举个例子,现在一提商业模式,就会产生误解,认为我们的一些企业太会玩商业模式的花样,忽视了技术创新。其实不然,不能因为有一些失败的例子就否定商业模式创新。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同等重要,很难区分伯仲。商业模式是有很多理论内涵的,把握不好就会失败,这与技术创新同理。而且,技术创新需要商业模式创新同步跟进,商业模式创新往往需要技术创新支持。阿里巴巴、腾讯这类平台企业的崛起就离不开通信、信息技术创新。共享单车也是基于技术创新的新业态,但目前看发展后劲不足,个人认为缺少商业模式创新是一个原因。一个较为“过去时”的商业模式支撑不了平台新业态。

融资是困扰很多企业的一道难题,继科创板之后,我建议,从完善市场体系入手,给予金融业一个较为清晰的专业化分工,谁“雪中送炭”、谁“锦上添花”、谁专职信用等,要有政府、市场、社会的合作机制。

Powered by 搜狐快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