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化“债转股”从给银行“松绑”开始

2018-07-03阅读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0703/1702810c8baf423394f33f5b0c27da46.jpeg

市场化“债转股”从给银行“松绑”开始文/本报记者 崔吕萍 2018-07-03期07版

“定向降准的好处是有针对性,而非普遍性放水,从货币政策角度看,我们依旧保持稳健中性原则,在这一基础上,运用货币政策调节功能,引导流动性,支持薄弱环节,也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需要强调的是,‘债转股’特别有利于去杠杆和补短板。”

市场化、法治化推动“债转股”这件事,地方上实践有几年时间了,实际存在的问题也并不算少。一个突出的情况是,地方政府出面促进市场化“债转股”存在很多弊端——既然是市场化方式,那么在流动性已知的情况下,商业银行会从企业未来经营性、股权分红甚至是退出方面做思考,最终判定是否参与、参与哪个债转股;而从地方政府和企业的角度说,只要企业没宣告“死亡”,能救还要救。

思路不一致,行为难统一,但目标是明确的,要通过“债转股”,扶持暂时困难的潜力企业,赢得未来发展。为推动这一目标实现,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决定,从今年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鼓励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运用定向降准和从市场上募集的资金,按照市场化定价原则实施“债转股”项目。支持“债转股”实施主体真正行使股东权利,参与公司治理,并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定向降准资金不支持“名股实债”和“僵尸企业”的项目。

定向降准与推动市场化“债转股”之间有怎样的“隐情”?“债转股”的同时,增强小微企业活力,还有哪些配套措施?

▲▲人民银行的筹谋

细读人民银行于6月24日下发的定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以下简称“定向降准”)的决定,会发现此次释放出来的流动性大概为7000亿元,其中:下调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等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约5000亿元,用于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项目,同时撬动相同规模的社会资金参与;同时下调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约2000亿元,主要用于支持相关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发放小微企业贷款,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人民银行参事、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表示,“定向降准的好处是有针对性,而非普遍性放水,从货币政策角度看,我们依旧保持稳健中性原则,在这一基础上,运用货币政策调节功能,引导流动性,支持薄弱环节,也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需要强调的是,‘债转股’特别有利于去杠杆和补短板。”

“看似只是这两个问题,其实还涉及另一个问题。”对于人民银行这7000亿元的最终流向,盛松成认为,银行资金支持小微企业,企业拿到钱会用于生产活动,随着资金的进一步流动,社会流动性就增加了,在社会融资规模、M2(广义货币供应量)双降背景下,也起到了稳定流动性的作用。

当然,人民银行更为迫切的工作是促进市场化“债转股”。那么,定向降准能发挥怎样的作用?

推进市场化“债转股”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但业界普遍反映之前的情况并不理想,一个不得不说的原因就是银行动力不足,积极性不高。

在盛松成看来,这里有着具体原因。银行贷款基准利率为4.35%至4.9%之间,给予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还会上浮不少,而且很多这样的贷款当年就能收回本息;相比之下,如果让银行参与企业债转股,有的企业的股息是达不到这个水平的,而且转股之后的资金,银行要和企业发展捆绑在一起,不像发贷款,期限短的贷款很快就会收回。

收益低、期限长,预期不明朗,银行业推动市场化债转股显然需要创新模式。在盛松成看来,人民银行的定向降准恰好给商业银行参与市场化债转股引向了新路。

“商业银行存在人民银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利率为1.62%。但如果定向降准,把原本银行一年只能收到1.62%利息的钱返给银行自己去使用,那么逻辑上讲,只要超过1.62%的利息,银行都算创收。因此,由这部分特定资金推动银行搞市场化‘债转股’,人民银行的目的是明确的,就是鼓励银行主动去做事情。”盛松成甚至认为,此举也解决了金融脱实向虚的问题。

“日本曾经实行过主办银行制度,我们可以借鉴其合理之处。主办银行制度的逻辑是一家商业银行要对特定企业的金融服务负责到底。这样做,弊端是一旦风险来临,银行与实业都无法幸免,但有利的方面是,商业银行必须了解实体企业发展的方方面面,为其提供

服务。”盛松成说。

▲▲流动性的实际考虑

在银行服务实体企业中,“债转股”是难啃的硬骨头,而在注意到并打算解决好这个问题的同时,人民银行似乎也意识到另一个问题,即当前经济形势下,偏紧的流动性给小微企业融资增加了难度。于是,在定向降准促进市场化“债转股”之后几天,上周五下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系统内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被全文发表在人民银行网站上。

易行长从来快人快语,在这次内部会议上,他的发言中有两处令人印象深刻:第一,要从“最先一公里”下手,打破金融服务“小微不小”的怪圈,引导金融机构服务重心下沉,发放更多单户授信500万、1000万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第二,要充分理解李克强总理“大银行不服务小微企业就没有未来”这句话的内涵,大中型商业银行要充分发挥“头雁”效应,继续深化普惠金融事业部建设,向基层延伸普惠金融服务机构网点,带动银行业金融机构切实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

虽然易纲接任人民银行行长之后已多次就扶持实体经济发声,但这次的表态,结合当前流动性情况,业界认为下半年有些事,在实际操作中要转转思路。

比如流动性的问题,最新的金融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5月,M2余额为174.31万亿元,同比增速8.3%,与上月持平;而社会融资规模存量182.14万亿元,同比增速10.3%,较上月低0.2个百分点,继续处于回落中。尤其是5月当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仅7608亿元,环比下降较多,同比少增3023亿元。盛松成指出,“社融增量下降的最主要原因是表外融资萎缩,这是金融去杠杆的进一步表现。M2和社会融资规模两个指标相互补充、互相印证,综合反映了目前我国金融市场和资金融通的整体情况。一方面,应密切关注经济运行对资金的实际需求,另一方面,货币政策应保持稳健中性,但边际上不应再趋紧。”

“联系到今年财政赤字率下调、要求地方政府债务透明化,可知债务融资实际上在全线紧缩,我个人认为,如果货币政策再紧,对实体经济会造成影响,因此政策之间更应打好配合战。”盛松成这样建议。

▲▲市场化手段的延展

人民银行给商业银行松了绑,有些事情就可以放手做了。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表示,人民银行定向降准之后,符合要求的企业就可以和银行谈合作的事了,只要符合国家政策要求,都可以理直气壮提出需求,银行再根据实际情况推进“债转股”。“银行与企业合作,会综合性地考虑企业生命力的问题,但5000亿元推动力之下,我们可以期待金融扶持实体经济迈出了新的步伐,这也是下一步金融服务高质量发展的应有步骤。”周延礼这样说。

市场化“债转股”的牛鼻子必须要牵住,而既然是市场化手段,是否在企业选择上还是要有更为细致的指引?现在看到的很多成功案例中,不乏大型国有企业分、子公司的债转股案例,有业界人士提出,这些企业的“债转股”工作不用金融机构也能推动,但一些散落于民间,确有前景特别是符合新经济发展逻辑的企业,可能因为过去的连环债务问题受到拖累,是否应该再引进个第三方评估机构来对接一下,而不完全靠地方政府撮合。

更多人士提出,在地方,除了市场化“债转股”,不能忽略区域性股权机构(俗称四板市场)的引导作用,总之可以作为抓手的力量,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