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中国与全球经济的翻译器和对接者 ——全国政协委员严彬谈40年经商路和对市场的再认识

2018-12-04阅读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04/401e22db48bd4e6f9f0ff1c53bae03c4.jpeg

当好中国与全球经济的翻译器和对接者——全国政协委员严彬谈40年经商路和对市场的再认识本报记者;崔吕萍 2018-12-04期07版

严彬

企业人语

40年前,我到泰国发展,之后成为第一批回国加入改革开放大潮中的华商外资企业家。一路走来,可以说我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参与者、受益者。20年海外、20年国内的经历,让我在海内外有很多老朋友、好朋友、真朋友。最大的感触就是:合作作桥梁,共赢赢天下。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侨商投资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香港“一带一路”总商会联席主席、华彬集团董事长严彬

正文

祖籍山东的全国政协委员、华彬集团董事长严彬,总让人感到一股豪爽之气,这种气质很像他在上世纪90年代介绍给国人的能量饮料——“红牛”。

严彬是个天生商人,也有颇为传奇的经历,不过他的创业史一开始并不美好,在很多人眼中,他甚至有些生不逢时,但时代依旧给了严彬机会。

40年,属马的严彬驰骋于境内外商海,用他的话说:“马都是站着睡觉的,我属马,所以我连休息时都想着工作。”

现在,严彬最想做的事是反哺时代、反哺社会,同时对市场进行再认识,以期再度获得市场的馈赠。

粮只有红薯:

不怕吃苦,怕看不到未来

1954年,严彬生于清贫之家。1970年,16岁的严彬初中刚毕业就被安排到河南省林县插队。

林县古称隆虑,以西邻隆虑山得名。1994年,经国务院批准,撤销“林县”设立省直辖县级林州市,由安阳市代管。当然,这些对于严彬而言都是后来的事了。在当时,这个与山西交界的县贫困至极,想吃饱肚子就不能挑食,因为口粮只有红薯。

不怕吃苦的严彬,却害怕过吃苦且看不到未来的日子。在林县干了一年,严彬带着工分“兑换”到的92块钱,辗转到了泰国,寻找出路。

但这样的冒险一开始同样看不到未来。最艰难时,语言不通、打工无门,严彬甚至卖过血。后来,他在曼谷唐人街上的一家小铺做学徒,不到两个月,凭借精明的头脑,被提拔为店铺经理。又没过多久,他另起炉灶在泰国做起了生意。靠着小心谨慎和吃苦耐劳,严彬攒下了第一份家底——1984年,他在泰国创办华彬集团,主营业务包括物业、旅游和国际贸易。

上世纪90年代,突然有一天,有一股强烈的情绪推着严彬回国发展。这股情绪的来源是他同时看到了国外实业发展的程度和中国庞大的市场。

搅局者是一瓶能量饮料?

国外品牌“汉化”需要翻译者

现在,人们困了、累了却仍要持续为生活而拼搏时,可能会求助于能量饮料(也被称之为功能饮料)。但在20多年前,国内的饮料市场并没有能量饮料的席位。

20世纪70年代,泰国“饮料大王”许书标的工厂研制出一款内含水、糖、咖啡因、muco-纤维醇和维生素B等成分的“滋补性饮料”,取名为“红牛”。当时,“红牛”的目标销售群体是倒班工人和卡车司机等蓝领,帮助他们在通宵熬夜工作时保持清醒。

1995年底,严彬将“红牛”品牌引进中国。但那时的国人,脑子里并没有能量饮料这一概念,用严彬的话说,“红牛”的“汉化”道路走得不仅不顺,反而遭遇了某些抵触情绪——一些消费者主观上误认为这种饮料与药品类似。因此,在“红牛”进入中国的第一年,为了让市场了解“红牛”,严彬将产品从外包装、中文名称字体到配方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整,贷款在当年春晚投放广告,当年就花了两亿元广告费。

坚持带来了价值。第二年开始,“红牛”在市场上逐渐被消费者认可了,品牌之路也渐入佳境。随着“累了困了喝红牛”的广告语被亿万消费者所熟知,“红牛”也牢牢占据了中国功能性饮料市场的八分天下,自此改写了中国饮料市场的格局。2014年,严彬又收购了美国VitaCoco品牌25%的股权,成立唯他可可中国公司,为自己的快消版图再下一城。

经过40年的商场打拼,严彬的商业矩阵中,已经包括了快速消费品集团、绿色大健康产业、航空集团、石化公司等实体企业。据他介绍,目前,华彬集团资产规模超过千亿元,累计纳税超过300亿元,直接、间接创造就业岗位超过10万个,在英国、美国、泰国、新加坡等国家和中国香港地区设有分公司。

回首40年经商,严彬说他所坚持的只有四个字:踏实做事。其实在员工眼中,他们的老板严彬还喜欢亲力亲为。“确实如此,比如当年在北京建华彬大厦时,23层的楼,我一天能上下往返20次,认真检查每一层,确保一切安全有序。”严彬这样说。

感恩反哺社会,

以更开放的心态让世界了解中国

除了商人,严彬也有很多其他的身份,比如他是位出色的社会活动家,在全球华侨华人当中有着广泛的知名度和号召力。

“40年前,我到泰国发展,之后成为第一批回国加入改革开放大潮中的华商外资企业家。一路走来,可以说我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参与者、受益者。20年海外、20年国内的经历,让我在海内外有很多老朋友、好朋友、真朋友。最大的感触就是:合作作桥梁,共赢赢天下。当前,经济全球化进程受到复杂环境的考验,但我依旧坚信,发展经济是全球各国的一致目标。我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也恰好符合了这一目标。”严彬这样说。

今年,为配合“一带一路”合作倡议,严彬联合多位工商界知名人士,创办了香港“一带一路”总商会,他本人担任联席主席。“希望通过这一平台,在传递更多‘一带一路’倡议的同时,也能更多发挥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联络香港各界爱国人士,服务国家所需、施展香港所长,更多层面推动‘一带一路’建设进程。”严彬这样说。

此外,严彬还策划了“丝路之旅———‘一带一路’摄影展全球巡展”,通过全球首位重走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摄影师拍摄的35万张珍贵照片,展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文历史与自然风貌,增进相关国家民众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理解和关注。该展览已在13个国家和地区展出,观展人数超过10万人次。

实业发展得再快,老总个人影响力再广,反哺社会依然是企业肩上沉甸甸责任。

长江经济带上,武汉与上海、重庆是三个重要核心城市。其中,武汉位于长江中游,承上启下,在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中作用非常重要。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战略定位。湖北水资源丰富,素有“千湖之省”之称,也有武当山、神农架等享誉世界的历史文化悠久、自然生态独特的山况地貌,可以说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这些都是自然给予湖北的瑰宝,保护好这些瑰宝,责在当代、功在千秋。

古人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而严彬总觉得,这句话放在今天,就是要处理好环保与发展之间的关系,既保护好绿水青山,又要实现经济的发展,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2015年,华彬集团收购了原产自挪威、享誉国际的饮用水品牌芙丝(VOSS),计划国产,使之成为自主品牌。国际团队考察了多处水源地,最终选择了中国湖北省竹溪县。

虽然深知竹溪县道路不通、地质环境脆弱,不适宜建厂,但严彬很看重感恩二字。

“感恩于湖北人民为南水北调工程所作贡献,本着‘不能让老实人吃亏’的朴素心愿,我们毅然选址竹溪县建厂,希望以绿色发展为核心,让生态文明建设下的‘中国水’成为‘世界水’,填补湖北省缺少知名矿泉水品牌的产业空白。”忆往昔,严彬说他历历在目。

“40年来,侨资是中国引进外资的主体,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未来,我希望我们这些见过世界同时了解中国经济发展节奏的人,能够当好中国与全球经济的翻译器和对接者。”严彬还有很多话想谈,但作为实践家,他认为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勇往直前依旧应成为时代底色,“有困难很正常,干就是了。”采访尾声,严彬此语意味深长。

Powered by 搜狐快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