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高红卫: 寻求中国特色工业互联网发展路径

2018-07-03阅读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0703/3e71b127f6824d46a7f8a24933ceba2b.jpeg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高红卫:寻求中国特色工业互联网发展路径文/孙晓光 孙琳 2018-07-03期05版

经过200多年产业革命的洗礼,人类社会已经从农业文明走向了工业文明,又从工业文明走向信息文明。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高红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经过近70年的艰苦奋斗,特别是近40年来改革开放的发展,中国已经走上了开放自信、文明富强的国家发展道路。这其中,制造业的崛起功不可没。

当下,在全球同质化产能过剩的背景压力下,一方面,定制化设计,单件小批量生产,个性化消费的潮流,推动着智能化、协同化和云化的制造业技术快速发展;另一方面,满足标准化设计,大批量生产,同质化消费需求同时出现的所谓现代企业制度,已经越来越难以适应智能化、协同化、云化制造技术对于生产方式变革的要求。“这就决定了全球的制造业即将进入新一轮的生产方式变革与企业制度变革同步推进的历史阶段。”高红卫说。而新一轮的生产方式与企业制度变革也必然决定了新的发展模式。

在高红卫看来,其中一种新的发展模式,就是在绝大部分企业不具备智能制造能力,企业的运营流程尚未完成信息化改造,且短时间内不可能完成智能化改造和信息化改造的前提下,从云制造生产方式变革入手,在渐进开展智能制造能力、智能化改造和企业运营流程信息化改造的过程中,同步开展企业制度的调整与变革。

“这种模式发展的实际效果将是自上而下、逐步深化,最终实现从云制造到协同制造,从协同制造到智能制造的逆袭。其特点是企业制度与运营模式的变革,基本同步于生产方式的变革,适合于发展中国家的国情。”高红卫进一步解释。

而作为中国首个工业互联网平台,中国航天科工旗下的“航天云网”正是选择了这种发展模式,搭建起了工业领域的公共云平台。从打造云制造产业集群生态起步,先把分散在全国各个角落市场主体的资源配置与业务流程优化工作放在中心地位,配合中国制造业的群体转型,重点服务中小微企业生产方式转变以及企业组织结构和企业制度变革的需求,从云端企业省钱、赚钱、生钱三个层次逐步递进,形成云制造产业集群的生态。

“‘航天云网’内在的商业驱动力就是3M(tosavemoney、togetmoney、tomakemoney),也就是“省钱、赚钱、生钱”;内在的商业逻辑是促进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和企业管理创新,推动企业转型升级。其中CMSS(CloudManufacturingSupportSystem,即云制造支持系统),是为企业省钱的主要方式;制造能力与生产性服务外协与协外全流程服务支持系统,是赚钱的主要方式;企业间协同制造全流程支持系统,项目级和企业级智能制造全流程支持系统,主要是企业能够相互合作,产生新的价值,是生钱的主要措施。”高红卫进一步强调说。

在谈到如何才能满足各类企业深度参与云制造、产业集群生态建设的现实需求时,高红卫表示,中国航天科工发布的云制造支持系统“采用一脑一舱两室”,即企业大脑、企业驾驶舱、云端业务工作室和云端应用工作室。“企业大脑为科学决策提供支持和服务,企业驾驶舱为管理层提供服务,云端业务工作室为集群化和周边业务提供支撑,云端应用工作室为定制、研发、试验及社会实验提供支撑。这些都主要围绕制造的所有环节来展开。另外还有企业上云服务站、小微企业服务站,两个线上线下相结合的特殊服务功能板块,这样就能满足各类企业深度参与云制造、产业集群生态建设的现实需求。”高红卫回答说。

据了解,经过3年的建设与发展,“航天云网”目前已实现云端注册企业近170万户,分布于全球179个国家和地区,发布协作与采购需求近15万条,金额4200多亿元人民币。

“航天云网运行3年交出的答卷,已经初步验证了具有中国特色、‘自上而下逐步深化’工业互联网发展路径的现实合理性。”高红卫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