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赋能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卢山

2018-07-03阅读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0703/3db5ac6db5db4e7a86771be0f903e162.jpeg

新一代信息技术赋能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卢山文/本报记者 孙琳 2018-07-03期06版

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是我国经济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能之一。而随着近年来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入融合,正在为实体经济的提质发展赋能。

贵州老干妈风味食品公司利用大数据分析不同性别、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不同地区用户的喜好,开发了24种产品;贵州振华新云电子元器件公司生产国防用的片式钽电容器,在已经实现自动化的生产线上加装“机顶盒”实现数字化,采集生产环节各项数据,分析优化参数,提升良品率……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融合正在改变着实体经济的生产方式、产品研发等方方面面。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卢山看来,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是我国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能之一。而随着近年来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入融合,正在为实体经济的提质发展赋能。

▲▲高水平实体经济

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根基和主体

记者:高质量发展可以说是我国经济新时代发展的核心。在您看来,应如何转向高质量发展?实体经济在其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卢山: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把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实体经济是满足人民物质文化生活高质量需求的产出部门,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基石,是调整收入分配差距,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的关键,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赢三大攻坚战的坚强保障。

需要指出的是,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领域,科技创新的主战场,制造业是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和重点,核心要解决“大而不强”的问题。

记者:如您所说,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赢三大攻坚战的坚强保障。在您看来,发展高水平实体经济,在当前面临哪些挑战?

卢山:我认为,我国实体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需要应对四方面的挑战:

要攻克技术关。虽然,我国科技创新方面呈现出并跑、领跑日益增多的特征,但更要清醒认识到我国在以集成电路等为代表的关键部件、材料与核心技术方面仍存在较大差距,重点领域关键技术“卡脖子”问题依然突出,创新生态环境亟待改善。

企业长期重技术引进而轻消化吸收,2016年我国规上工业企业引进技术消化吸收经费与引进国外技术经费的比例降至0.23∶1,远低于2011年0.45∶1的水平,而日韩等发达国家的引进技术消化吸收经费与引进国外技术经费之比平均在3∶1左右,部分重点领域甚至高达7∶1。

要应对资本关。高质量发展阶段,制造业结构优化和产业升级都需要大规模投资,但目前我国制造业投资面临两大挑战。从国内看,制造业投资的吸引力和活力明显下降,2013年以来,制造业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中的占比逐年下降,制造业投资增速持续低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国际看,我国制造业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的绝对额和占比自2012年以来呈现双下降趋势,而制造业对外直接投资规模和占比自2013年也开始快速增长。

要破解人才关。我国当前面临人才供需的结构性失衡问题。人才结构方面,突出表现为熟练工人紧缺、高技术人才紧缺,企业家精神、劳模精神、工匠精神等亟待发扬;区域结构方面,农村富余劳动力的潜力还没有充分挖掘,东北、中、西部省份劳动力本地吸引与消化能力不足,人才外流现象严重;人才供给方面,我国职业教育体系建设相对滞后,教育与产业需求存在脱节,人才红利没有得到充分释放。

要跨越制度性成本关。目前我国制造业的制度成本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制造业企业税费负担偏重、垄断格局增加要素供给成本、区域壁垒阻碍要素自由流动。

▲▲释放巨大潜力

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实体经济带来机遇

记者:虽然我国实体经济当前面临一些发展中的问题,但是否也蕴藏着优化升级的潜力。在您看来,如何释放这些潜力?

卢山:我国拥有巨大的市场需求潜力,消费升级释放的内需亟待满足。这是我国当前的问题所在,也是机会所在。

从新一代信息技术应用的视角看,我国庞大的产业规模也将是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潜力。从人工智能的发展看,软件研发与算法优化需要海量数据为支撑,而我国产业规模优势或将转化为数据优势与市场优势,在国际竞争中与其他国家形成数据量级上的差距。如何打好数据牌,确保数据的有效利用与安全利用,是我国应对未来国际竞争的重点内容。

从长远来看,创新是高质量发展的第一驱动力。能否抓住新一代信息技术带来的发展机遇,能否通过科技创新、管理创新盘活我国的竞争优势,是我国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命题。

记者:新一代信息技术对实体经济发展具体将带来哪些机遇?近年来,随着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飞速发展,为实体经济带来哪些变革?

卢山: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必将带来经济社会的极大变革,这种变革将随着技术的发展演进而逐渐深化。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4月20日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强调,“信息化为中华民族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决不能同这样的历史机遇失之交臂”。

随着大数据、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人与物、物与物的连接成为可能,以人工智能为主要方向的信息技术支持下将实现海量信息的自处理,人将从信息处理的链条中实现不同程度的解放,这是生产力的飞跃。

以人工智能在制造业领域应用为例,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将推动产业生态重塑,数据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与要素,企业组织与市场架构将向平台经济转型,企业生产环节将朝着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方向发展,产出环节将更具个性化、定制化、服务化特征。人作为主要的生产要素,工作内容将面临重塑,技能型工作将被人工智能替代,创新型、体验型等将成为未来就业工作的主要特征。

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将加速人工智能在未来经济社会生活中的应用。不过,还应注意到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中的短板问题。人工智能不是新命题,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经提出,但为何在现阶段出现产业的曙光,主要得益于硬件算力的提高与网络海量数据的支撑。目前,我国人工智能领域发展态势良好,与美国成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的领跑者,我国依托庞大市场产生的海量数据是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巨大优势,但在硬件算力方面的短板也十分突出,集成电路等核心领域能否取得突破,对我国人工智能产业在全球的竞逐具有重要影响。

▲▲助力实体经济智能制造正在发力

记者: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制造业领域带来哪些变化?

卢山:当前,新一代信息技术应用在制造业领域已形成良好的发展态势,智能工厂与数字化车间、数字化生产线成为近年来制造业企业技术改造的重要内容,智能制造已经成为我国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方向并得到大力推动。

一是制造业企业主动适应变革,利用数字技术创新升级。如贵州益佰制药“关注大数据,聚焦治肿瘤”,联系全国300家肿瘤医院、1200家肿瘤合作机构、2万名肿瘤医生,每年积累100万例肿瘤病例数据,经多年努力,研发出原创专治肿瘤注射液;生产资料制造企业在已有技术装备基础上,扩大、丰富数据采集、分析、应用,将生产制造由自动化提升为智能化。宁波万华化学有限公司提出深入发展3.0、入门4.0,从数字化研发设计、电子信息技术应用、生产设备过程数控化等几个方面实现自动化向智能化转变,成效显著。

二是互联网企业发挥优势,助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我国拥有一批具有全球领先水平的互联网企业,近年来这些企业发挥优势,加速与工业、制造业跨界融合。阿里云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打造“阿里云ET工业大脑”,建立起包括产品数据、工艺数据、生产数据、监测数据在内的工业大数据分析系统,帮助企业优化生产过程、实现故障预测和预防性维护、提高良品率、降低能耗物耗,目前已有10余个典型案例。如阿里云帮助中策橡胶公司对橡胶密炼过程数据进行分析,提出生产工艺参数优化建议,助力中策橡胶公司完善生产环节,实现密炼时长减少10%、密炼温度降低10℃,改善了门尼黏度,降低了次品率和能耗。

三是培育数字化解决方案供应商,为制造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服务平台。如由信息技术企业发展而来的浙江中之杰智能系统公司,主要为汽车配件、家电、灯具、轴承等中小制造业企业提供“轻量级”工业解决方案。又如浙江中控科技集团依托浙江大学的雄厚实力,以流程式制造业为主要对象,打造工业操作系统,并提供智能控制仪表、仪器和工件,二者的共同点是将信息技术、数字技术运用到生产制造过程,打造实用的操作技术;另一类是由制造业企业自身实践提升转型发展起来的“平台”,如海尔集团、三一重工、红领集团等。

可以说,智能制造的推进有助于解决我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面临的两大问题:首先是产品质量的提升,标准化生产将有效减少生产过程中的人为差错,提高产品质量的稳定性;而质检环节的智能化改造将有效提高产品质量检测的精度,减少甚至避免人为干预,严控产品质量;其次是熟练劳动力的有效替代,目前我国面临着劳动力成本攀升的客观变化,企业用工荒主要聚焦在熟练劳动力的获取上,而该种矛盾将伴随老龄化社会的到来而加剧,推进智能制造有助于解放生产线上的劳动力,符合我国劳动力结构的长期演变趋势。